首页

搜索繁体

第634章 候不凡的过往

    随后,在翰林院中任职。

    在见识了吴都的繁华之后,候不凡依旧没有忘记年少立下的誓言。

    最终,他还是放弃了在京都任职的机会,选择回到潞州郡带领乡亲们走出困境。

    潞州郡本就是穷乡僻壤之地,本就没人京都官员过来任职。

    候不凡自告奋勇到潞州郡任职,朝廷也应允下来了。

    而在京都其他人眼中,候不凡这就是在自暴自弃,放弃了自己美好的前程。

    接下来的二十年中,他便全身心的投入到潞州郡的建设之中。

    而潞州郡在侯不凡的建设之下,也渐渐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而候不凡所做出来的一切,历年的巡察御史也是看在眼中,这一切也被铭献帝看在眼中。

    后来,朝廷希望他能够去京都任职,却还是被他以希望造福家乡百姓为由拒绝了。

    而候不凡,自始至把造福百姓当做第一位,对于自己独子却疏于管教。

    在发妻的宠溺之下,独子养成了嚣张跋扈的性格,时常做出祸害百姓之事。

    但是看在候不凡的面子上,百姓还是没有与他太过计较。

    直到十二年前,发妻病故,只留下一个独子。

    等发妻故去之后,候不凡才意识到自己对于家人实在疏于照顾。

    打那以后,候不凡自觉发妻和独子侯真亏欠太多,他也没有再续弦,对于独子也有些宠溺了。

    原本潞州郡,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直到八年前。

    开始有行商去潞州郡各处做生意。

    而这些行商都会采购大量粮食以及各种物资。

    在候不凡的励精图治之下,潞州郡从食不果腹的状态,达到当时自给自足的状态。

    而这些行商的大肆采购却打破了潞州郡自给自足的情况。

    在各种物资被大肆购买之后,潞州郡好不容易稳定的时局再次被破坏。

    整个潞州郡,物价飞涨,让候不凡这么多年的努力付诸东流。

    而就在候不凡准备进京告御状之时,他突闻噩耗。

    他的独子,居然当街调戏北漠亲王之女,被北漠亲王的亲卫抓去了北漠郡。

    为了救回自己的儿子,候不凡去了北漠郡赔罪,并且答应日后一定好好管教侯真。

    可到最后,北漠亲王并没有答应候不凡的要求,而是把侯真留在了北漠郡。

    后来侯不凡才发觉不对。

    北漠亲王的女儿为何会出现在潞州郡,还刚好被自己儿子调戏。

    如果在自己儿子表现出要冒犯之意,只要对方表明身份,想来他自己儿子自会首先。

    他儿子只是纨绔,又不是傻。

    什么样人惹得起,什么样的人惹不起,他还是门儿清的。

    正如候不凡想的那般,这一切就是北漠亲王设下的圈套,就是为了让他的儿子做出不轨之举,漠北亲王好以此为由,名正言顺的把他儿子抓到北漠郡当人质。

    但是自己这个儿子的确做了不轨之事,就算他再如何做也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

    候不凡刚回到潞州郡时,就收到北漠亲王的信。

    信中说了,只要候不凡不要过问行商到潞州郡做生意的事,他就保他儿子平安,还会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

    但如果候不凡还是一意孤行,他就会把这件消息传回吴都。

    到时候不止他儿子会被斩首,他也会遭受牵连,失去在朝为官的资格。

    如果北漠亲王这么做了,那候不凡这辈子的心血就付诸东流了。

    最终,候不凡还是选择妥协。

    自此以后,北漠郡就如同一头吸血猛兽一般,让候不凡一辈子的心血,付诸东流。

    这,就是侯不凡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