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一章 武道大会(2)

乾坤一看,只好跟了上去,乾坤缓缓地走进正厅,只见乾九天注视先祖的牌位好久,才从身旁的椅子随便坐下。

乾坤一欠腰,献媚一般向乾九天笑道:“不知道父亲,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啊。”

见乾坤一副耍宝的模样讨他开心,乾九天倒是有些心事一样笑不起来,便指了指自己身旁的椅子,说道:“坐下吧。”

乾坤“诶”地应了一声,便坐下。乾九天手中玩弄着妖兽灵核铸成的宝珠,心不在焉地不知想些什么。

沉吟半刻,乾九天对乾坤说道:“坤儿,最近,邻里街坊的,没有传什么武道大会的消息吧?”

“武道大会?那是什么?没有啊。”乾坤被问得一懵,说道。

乾九天面色凝重,沉声开口:“我们八个村子,八位堂主,算我一个,都是乱世之中被囚蛮子收留在同门的亲师兄弟,学习乱世求存的技能。”

“囚蛮子死后,我们把拢州周边的难民全都聚集在了一起,建立起了这八个村子。起初的我们的确团结一心,共同进退。但是我的同门师弟林枫堂,却野心不断滋长,他为了得到更深一步的修炼资格,暗中勾结王都势力,几次打压拢州其他的势力以及村落,败坏了恩师囚蛮子的名声。”

“林枫堂他渴望快速地提升实力,拢州实在是弱势得不能太弱势的地方了,我们师兄弟实力困于自身境界近几十年,只因为丹药难寻,机遇不佳。王都的助修之地对我们来说,实在是遥不可及。”

“这样使我们不得不各自私底下切磋,以此精进实力。时隔多年,到了今天,我听风影村的人说,林枫堂要搞一次公开的武道大会,切磋武艺,增进感情。可我想这一次,他林枫堂的用意不浅啊。”

乾坤闻言,眉头一拧,说道:“林枫堂?怎么会是他?”

林枫堂这个人的名字,渐渐地从乾坤的脑海中清晰了起来。

林枫堂,他曾经是乾坤父亲的同窗好友,幼时至交。可是,时间越长,他身上的缺点渐渐地暴露出来,逐渐与乾九天不睦,并处处针对乾九天。他的为人也是令人唾弃,行为更使人费解不已,更何况,他还是一个为王都做事的渣滓!

王都,说好听些是统领州路人民生存生活下去的组织,说不好听点,那便是食人肉,吮人血的压榨武器!

王都每年都频繁的向各州人民征兆劳动力,用以开凿灵石灵玉来谋取暴利。此外,更是垄断掉了各州的修炼圣地,专门供王都人才使用。他们这样有失平衡的做法,无疑是压制了人民反抗的想法。

试想一下,连饭也吃不饱,修炼都不能正常修炼的人,有什么反抗的能力呢?

可这样的压榨?如何能平稳得了人的那颗本质而又简单的欲望之心?王都之人非平常天下众人哉?贵天下众人哉?

所以,不管是修行求道之人,还是平民庶出之辈,都不会帮着王都办事,觉得那是如走狗一般的耻辱。而林枫堂,却一直做着被万人鄙夷唾弃的工作。

乾九天不在之时,乾坤就不曾对这个趾高气扬的林枫堂有什么好感。乾九天回来后,林枫堂便找尽机会来揶揄羞辱乾九天,乾坤对林枫堂的印象,不是一般的差。

乾九天说道:“我知道,他这个人的野心与欲望太强烈了,恨不得天下万物尽归他手。他一直想要得到我的八正拳,他也曾经对我说过,他的体术欠佳,想要学习我的八正拳,那个时候正值我们相处尴尬,所以我也无心教他。”

“从此之后我们两人的嫌隙便越来越大,但是他却一直想要学会八正拳。这一次,我不知道他究竟目的是什么。”

“他会对父亲你不利吗?”乾坤担心地说道。

“很难说。”乾九天没有把握。

乾坤思索一阵,说道:“那我们还去吗?”

乾九天的淡然的眼神忽而一变,眼里似乎容纳着不可窥测的虚无,神情也变得肃穆。缓缓地,乾九天魁梧的身形渐起,兀立如山,视线望向浩邈的远方。

霍然,乾九天明朗的声音响起:“去,这一次,我是一定要去的。如果不去,首先,对我们八正村的声誉有所减毁,更是让别人传我们闲话;另外,我也想知道这林枫堂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再阴谋,我也要探进去,你明白了吗?坤儿?”

“明白。”乾坤答道,叹了口气。

父亲就是这样,刚硬了大半辈子,不肯屈服于任何一个人。明明知道林枫堂是个小人,也要去赴会他的鸿门宴,不得不让他钦慕。这也是为什么他的父亲没有陪他走过童年岁月,仍旧不恨他,反而对他产生敬意的原因罢。

乾九天让乾坤退下,之后,一个人静对着周遭无言。

你沉溺了十几年,终于要出手了吗?乾九天的思绪飘然,怅然感叹。